<div id="lxvix"><tr id="lxvix"></tr></div>

<div id="lxvix"></div>

    1. <div id="lxvix"></div>
      <em id="lxvix"></em>

      x

        起底國盈基金34億騙局:麻醉搶劫犯騙股權 多位創始人中招

        分類:理財攻略| 作者:獨角金融| 2018-09-22 11:36:32
        摘要
        隨著國盈基金的實際控制人張業強等人被刑拘,34億元基金暴雷,不僅影響800多位投資人,也讓一些合作項目人陷入困頓狀態。以沈軍偉的廚易時代為例,公司因此陷入困境,遭遇生死存亡。

        到現在沈軍偉都無法想通,當初看上去那么有情懷的張業強是怎么編織出龐大的騙局將他們這些企業家都套牢的。

        隨著國盈基金的實際控制人張業強等人被刑拘,34億元基金暴,不僅影響800多位投資人,也讓一些合作項目人陷入困頓狀態。

        以沈軍偉的廚易時代為例,公司因此陷入困境,遭遇生死存亡。

        同樣遭遇的還有數家企業,這些企業都遇到張業強的投資誘惑,進而逐漸喪失股權,成為張業強的國盈基金融資的工具,如今公司都是一地雞毛。

        缺錢等到“及時雨

        2018年7月,上海廚易配菜有限公司(下稱:廚易時代)創始人兼董事長沈軍偉得知,廚易時代的第一大股東、國盈基金實際控制人張業強被刑拘。這讓他驚訝不已,曾經張業強還與沈軍偉一同構想廚易時代未來的發展宏圖,暢談上市夢想,現在都成為了泡影。

        起底國盈基金34億騙局:搶劫犯開勞斯萊斯騙股權,多位創始人中招

        (圖片截自廚易時代官網)

        廚易時代是張業強募資騙局的最后一批項目,這也讓沈軍偉懊悔不已。

        廚易時代由沈軍偉在2010年時創立,公司主要業務是城市生鮮食品配送服務,創建了集平臺、城市物流配送、全智能無人售菜與網購提貨機于一體的產業鏈,目前已在上海的靜安、寶山、楊浦、虹口、普陀等 95個小區設置了全智能廚易終端。

        為了廚易時代的發展,沈軍偉自掏腰包陸陸續續投入了近一億元的資金。作為一個創業公司,盈利是最大的難題。為了緩解現狀,沈軍偉計劃引入新的投資方。“在張業強之前,公司已經跟一個投資方在談,但是對方一年內兩次反悔,時間拖得太長,導致公司元氣大傷。”沈軍偉說道。

        2017年11月,通過朋友介紹,沈軍偉認識了張業強。在公司急需資金的時候,張業強的出現無疑是一場“及時雨”。

        “我跟張業強談合作之前,在網上搜了一下他,發現是有一點奇怪,公司的法人都是他的手下,而且他收購銀瑞林酒店項目引起糾紛的事情,罵他的人也比較多。”沈軍偉說道,“但我也不知道具體什么情況,如果他真的有問題,公安機關肯定不會饒了他。”

        沈軍偉的疑慮很快被打消,真正讓沈軍偉信任張業強的,是他覺得張業強是想跟他一起做事業的。“我們倆都覺得公司很有發展潛力,也談了很多次關于廚易接下來的發展計劃,公司裝修,大量招人,支出快速膨脹,這都是經過他同意的,如果他不準備跟我一起做事業的話,完全可以不用這么做。”

        “張業強說他在農業方面已經投資了好幾十億元,業務發展規劃的PPT也拿給我看,也講了很多他對農業的情結和夢想,在接觸過程中,沒有任何跡象讓人感覺他是一個騙子。”沈軍偉說。

        “當時,我對張業強其實是很信任和感恩的,他對公司的發展戰略和我一致,而且我提的要求他也答應。我們談好他收購90%股份,負責資本運作,我占股10%,負責公司實體經營,在公司上市前,股份不要稀釋。”沈軍偉說道。

        完美的包裝

        2018年5月,廚易時代完成股權工商變更,福創控股集團旗下的福農控股有限公司和國盈基金合計占股90%的股權。

        起底國盈基金34億騙局:搶劫犯開勞斯萊斯騙股權,多位創始人中招

        (圖片截自啟信寶)

        根據協議約定,前期張業強需要支付給沈軍偉個人1000萬元,給公司3000萬元。但是3月底的時候,張業強只分別給了沈軍偉個人和公司100萬元。5月份股權變更完成后,張業強又給公司打了500萬元營運資金,剩余資金遲遲不到賬。張業強承諾,6月27日他們半年度資金計劃安排好后會撥款,但是到了廚易發工資的前一天,即7月15日,仍舊沒有動靜。

        7月16日,“張業強讓我去他的南京莊園別墅,我才知道他被銀行抽貸了近5億元,資金鏈比較緊張,當天晚上,我們還會心地聊了半小時,談了個人的家庭和生活。”沈軍偉說。

        沈軍偉清晰地記得,張業強當晚有點動了情,他很誠懇地對沈軍偉說,“沈軍偉,如果我真的想為自己搞很多錢,你看看,我國外沒有任何賬戶和親人,我也沒有留下個十億幾十億安頓我的家人,我根本就沒給自己留下后路。”沈軍偉說道,“聽完這些話,當時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他是條漢子,是真的想要做事業,這個人挺好的。”

        據多位接近張業強的知情人士透露,張業強特別善于包裝自己,塑造自己是成功商人的形象。“他跟我說他是香港大學博士在讀,雖然從他的言行舉止和談吐上看一點兒都不像,但當時我還挺崇拜他。現在出事我才知道,聽經偵說他是初中學歷,以前在廣州的夜場當保安,曾經還服過刑,有麻醉搶劫前科。”一位知情人士說。

        關于張業強,獨角君還知道一些不宜公開傳播的內幕,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在“獨角金融”后臺輸入“后宮”加群了解。

        除了靚麗的外殼,強調自己有黑社會背景也是張業強包裝的一大特色。

        張業強有個南京神龍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他曾揚言“一般人是扳不倒我的”,還稱自己背后有黑社會勢力保護,但事實上,“這些保安都是他租來的,很多保安也不是真正有資質的保安,只是第三方中介。”上述知情人士說道。

        挪用基金投資款

        廚易時代的合作敲定之后,2018年4月至5月期間,張業強通過國盈基金平臺發行了“國盈廚易1號到4號私募基金”、“國盈廚配私募基金”,通過股權投資的形式投向廚易時代,總共募集了2.843億元。

        沈軍偉回憶,張業強要用廚易時代去融資,讓沈軍偉以廚易時代法人的名義,重新開了一個賬戶專門放投資款,張對沈強調,這些融資款他要拿去做理財的,公司發展需要資金他會再給。

        據沈軍偉介紹,通過國盈基金平臺,2018年4月,2.843億元的“投資款”打入廚易時代的專門賬戶內,然后張業強再以‘公司往來款’的名義挪出去,錢挪得干干凈凈,只剩下了當時沈軍偉開戶存的100元。

        “現在張業強被抓了,這個錢也就沒了。”沈軍偉無奈地說道,“我用100萬元的回報,把整個公司毀掉了。”

        據沈軍偉介紹,廚易時代的商業模式是他們團隊用十年時間探索的,通過互聯網,物聯網,自動化等技術在目標商圈內開設智慧菜場,能滿足人們對生鮮食品眼見為實的消費習慣,設在居民小區的自動售菜機器更是線下消費導向線上消費的引流利器。廚易的智慧微菜場還是上海市政府民生實事工程,發展前景一片大好,可是卻因張業強的出現,讓公司直接停止運作,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起底國盈基金34億騙局:搶劫犯開勞斯萊斯騙股權,多位創始人中招

        (圖片為廚易時代的智慧微菜場)

        復盤張業強廚易時代運作思路:先是收購資產完成股權變更,再包裝成私募產品在國盈基金上售賣,募集完成后錢打到項目端公司,項目端再把錢挪出去。

        獨角金融經過多方調查了解發現,廚易時代并不是個例,在目前發布的100多只私募產品中,大部分都是這個運作套路。

        湖北坤艷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坤艷藥業)是第一家受害者。坤艷藥業原董事長王基坤早已深諳張業強的騙股套路。“張業強就是出小錢套大錢,以上市為誘餌,以吃股為目的,擴大自己市場再去騙基金,最后吃掉所有股權。”企查查資料顯示,2014年底,福創控股成為坤艷藥業的第二大股東,2016年3月就已實際控制了坤艷藥業。2016年底,國盈基金就設立了投資向坤艷藥業股權的“國盈盈尊1號到10號私募投資基金”。

        王基坤說道,“張業強口里從不說幾千萬,要說就說十億以上,引人注目。企業上鉤了之后,就開始走法律程序,雙方簽字認可,進行工商變更。最拖不給錢,讓企業死亡。”

        安徽銀瑞林集團(下稱“銀瑞林集團”)也是一樣的套路。2015年,銀瑞林集團深陷民間借貸,資金鏈斷裂。張業強考察之后便以幫助其上市為由,對其旗下三家酒店形成“整體收購”意向,但后來,卻將石林和喀什兩家銀瑞林大酒店的大額民間債務剝離,轉移到合肥銀瑞林大酒店,并將兩家酒店的100%股權過戶到福創控股名下。隨后,便以銀瑞林酒店為投資標的設立三個私募基金,結果一樣,募集到的資金最終也沒有給到該項目。

        銀瑞林集團曾經的一名經理趙女士對獨角金融表示,“張業強第一次來酒店,開了一輛1000多萬元的勞斯萊斯,其實這都是他的套路。他來的目的就是騙股權,根本不考慮債務人的死活。”

        根據證監會2014年8月發布的《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規定,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得利用基金財產或者職務之便,為本人或者投資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進行利益輸送”,以及“侵占、挪用基金財產”。上海九澤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朱敬向獨角金融表示,“違反該項規定,情節輕微的由證監會處罰,證監會處罰后還得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情節嚴重涉及犯罪的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追究刑事責任。”

        一位接近張業強的知情人士王女士透露,“張業強收購股權給的錢都很少,以前說是需要用錢再給,后來要錢的也不給了。南京航海儀器二廠有限公司要一千萬的流動資金要了好久都不給,張業強說閑置資金他可以用來做更多事。”

        王女士透露,“2017年5月開始后臺賬戶就已經存在明顯的問題了,每周都要按時付到期本金和分紅,多的時候一天到期的項目有好幾個,很明顯是以新還舊的模式。”

        創業者、投資人的夢破碎

        張業強如今身陷囹圄,還在接受警方調查,但創業者和投資人卻寢食難安。

        “命啊,我還差點真的信你了。”這是沈軍偉在朋友圈中寫下的話。短短幾個字,透露出了一個創業者的不易與辛酸。

        一家企業,凝聚了創業者的心血,承載了無數家庭的夢想,但如今,因為人禍,導致坤艷藥業、天津國韻、銀瑞林集團等企業一蹶不振,不得不令人扼腕嘆息。

        除了創業者之外,投資人也是無辜的受害者。國盈基金的投資人王女士很難過,“我投資了上千萬,現在傾家蕩產,我真的恨死他們了。”

        許多投資人紛紛向獨角金融訴苦,“老百姓的養老錢,孩子的上學錢,一輩子的積蓄都打了水漂,血本無歸”,除了報案,他們也無可奈何。

        小伙伴如果還知道什么關于國盈基金騙局的細節,也歡迎來評論區爆料。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11选五玩法